提供离婚婚姻、交通事故、刑事辩护、经济合同、民事辩护,劳动工伤等法律服务,,欢迎来我律师事务所参观指导

常宁律师,常宁县律师,常宁离婚律师,常宁交通事故律师,常宁刑事辩护律师,常宁经济合同律师,常宁民事律师,常宁劳动工伤律师,常宁市知名律师,常宁知名律

网站首页 > 法律资讯 > 交通事故

本案为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在一审胜诉后,保险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本律师接受委托为当事人确定答辩意见

2018-06-04 07:15:33 吴安成律师网 阅读

民事答辩状

答辩人

四答辩人与徐如贵、伍永松、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耒阳支公司(以下简称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段永友、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耒阳支公司、彭本军、耒阳市公路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现答辩人就上诉人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耒阳市公路管理局、伍永松的上诉作如下答辩意见。

关于上诉人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上诉意见作如下答辩意见

一、原审法院认定补充鉴定结论合法有效,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1.耒阳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仅对死者陈芳的死因(符合头部遭受强钝性外力作用,导致颅脑损伤死亡)进行了法医学鉴定,而本案陈芳死亡的事故形态(“车上人员”转化为“第三者”)系本案争议的焦点之一,该事故形态同样属于需要鉴定方能确认的事项。需要强调的是,本案中,事故形态的鉴定与死亡原因的鉴定属于独立事件的司法鉴定,也就是说事故形态的鉴定并非完全是耒阳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死亡原因鉴定的组成部分。对本案事故形态进行司法鉴定是为解决“车上人员”转化成“第三者”这一特定事实需要鉴定确认从而必要启动的司法鉴定程序。原审法院根据答辩人的申请对事故形态补充鉴定(专门鉴定)符合鉴定启动程序,且湖南中成司法鉴定所具备该项业务鉴定资格,该事故形态补充鉴定(专门鉴定)结论合法有效,原审法院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

2.耒阳市人民法院是根据答辩人的申请确定并委托司法鉴定机构进行补充鉴定,答辩人是启动鉴定程序的申请人或委托,鉴定费用亦由答辩人垫付,也就是说,司法鉴定委托人或申请人实际上是答辩人而并耒阳市人民法院依职权启动。

3.一次鉴定20162292016310,第补充鉴定2017718日至2017918作出鉴定结论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28规定,鉴定时间60工作,故时间鉴定结论并不当。

4.原审法院庭审时,上诉人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经合法传唤,无正理由拒不到庭质证,视为放弃对该补充鉴定的质证权利,上诉人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称未通知其递交意见不攻而自破。

二、原审法院根据上述合法有效的事故形态鉴定结论,认定死者陈芳其死亡过程经历二次阶段即由“车上人员”转化为“第三者”导致死亡事实认定清楚

需要强调地是,死亡陈芳在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前系本案湘DX8425号保险车辆的“车上人员”,但此事实并不影响陈芳在本案交通事故中的“第三者”身份。判断湘DX8425号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交通事故时,死者陈芳属于“第三者”还是属于“车上人员”,必须以该人在交通事故发生当时这一特定的时间是否身处保险车辆之上为依据,在车上即为“车上人员”,在车下即为“第三者”。同时,由于机动车辆是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可能永久地置身于机动车辆之上,故本案机动车辆保险合同中所涉及的“第三者”和“车上人员”均为在特定时空条件下的临时性身份,即“第三者”与“车上人员”均不是永久的、固定不变的身份,二者可以因特定时空条件的变化而转化。本案交通事故的事实,陈芳是被侧翻甩出湘DX8425号出租车外后又被湘DX8425号出租车撞击死亡。该事故发生前,陈芳的确乘坐于本案保险湘DX8425号出租车之上,属于车上人员。但由于驾驶员徐如贵超速且不注意观察前方道路撞上沙石堆后侧翻,致使未系安全带的陈芳被甩出车外,湘DX8425号出租车后又遇相对方向湘D8CL93号小车碰撞偏滑而撞击已被甩出车外倒在路边的陈芳。因此,保险事故发生瞬间,陈芳不是在本案保险湘DX8425号出租车之上,而是在该车辆之下。如果陈芳在本案交通事故发生瞬间是在湘DX8425号保险车辆车上人员,则根本不可能被湘D8CL93号小车撞击致死。因此,原审法院根据上述合法有效的事故形态鉴定结论,认定死者陈芳其死亡过程经历二次阶段即由“车上人员”转化为“第三者”导致死亡,事实认定清楚,上诉人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保险责任。案例郑克宝诉徐伟良、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兴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218290正确

原审法院认定上诉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车上乘客责任保险限额赔偿10000元,商业三险赔偿98290以及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事实清楚赔偿金额计算准确案中,并未产生上诉人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称的医疗10000原审法院认定并计医疗显然错误的。


 

关于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局上诉意见作如下答辩意见

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局作为事发公路的管理者,没有依法尽到管理义务存在过错,承担10%的赔偿责任,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县级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公路工作,认真履行职责,依法做好公路保护工作,并努力采用科学的管理方法和先进的技术手段,提高公路管理水平,逐步完善公路服务设施,保障公路的完好、安全和畅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因在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物品等妨碍通行的行为,导致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道路管理者不能证明已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局作为公路管理者,应当确保公路安全、畅通、及时清理路障。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局所述的《湖南省公路路政巡查制度》系其内部日常管理行为规范,仅对其内部工作人员产生适用效力,并不能对抗答辩人从而免除其过错侵权责任。其次,根据彭本军及尹国荣证人证言可以证实涉案沙石系案发当天16时许堆放的,《湖南省公路路政巡查制度》也并未明确具体规定本案事故发生时即20162272040分许这一时间不在巡查时间范围内,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局以事故发生时不在政府部门工作作息时间内,并以内部管理巡查任务重与人手不够为由推诿责任,显然是其作为政府职能部门不作为的表现。换句话说,政府部门工作作息时间内具有管理职责任,不在政府部门工作作息时间内就不具有管理职责,这显然与公路局作为公路行政管理者职责相悖。因此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局作为公路管理者未尽到巡查和及时清理路障的管理职责应承担赔偿责任。

    2.耒阳市公路管理局提交证据4一是属于证人证人庭作二是证人本案有利害关系,亦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三是证人本案无关联,其事发当天巡查。

3.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局称已经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九条规定:“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确定了彭本军应承担的侵权责任比例,其不再承担侵权责任。答辩人认为,本案案由定性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而并非割裂单一的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即使为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综合本案整个事实,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局存在同样过错,作为事发路段管理单位应承担侵权责任。原审法院根据耒阳市交警大队对本案事故的专业性责任认定书并结合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疏于履行管理职责的行为对本案事故发生的过错程度酌定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局承担10%的赔偿责任适用法律正确

4.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承担赔偿责任,符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第一,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作为事发路段的公路管理者,是本案的侵权责任主体;第二,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在本案中并没有证据证明其已尽到巡查义务和及时清理路障,存在管理疏忽具有过错;第三,本案中因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管理疏忽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陈芳死亡的损害后果,具有因果关系。原审法院酌定上诉人耒阳市公路管理在其过错程度范围内承担10%的赔偿责任,适用法律正确。


 

关于上诉人伍永松的上诉意见作如下答辩意见

1.原审法院未予追加被挂靠人耒阳市大众出租车有限公司,程序合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规定的连带责任系不真正连带责任,最终责任人仍系上诉人伍永松和徐如贵。也就是说,被挂靠人耒阳市大众出租车有限公司不是本案实际直接侵权主体,并没有实施侵权行为,不是本案必要共同诉讼当事人。原审法院未予追加被挂靠人耒阳市大众出租车有限公司,并不属于遗漏必要当事人,程序合法。此外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三规定,法律规定承担连带责任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部分或者全部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原告原审时未将耒阳市大众出租车有限公司列为被告之一,系其权利自行处分,原审耒阳市大众出租车有限公司程序并无不当。

2.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伍永松和徐如贵对事故车辆具有管理使用权并共同经营事实清楚。根据上诉人伍永松原审时答辩意见以及上诉意见,事故车辆确系上诉人伍永松与徐如贵共同经营,上诉人伍永松并明确表示在事故发生期间对事故车辆具有占有、经营和管理使用权。故上诉人伍永松应对本案事故责任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至于上诉人伍永松与徐如贵签订的《出租车承包合同书》系双方之间的内部约定,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该《出租车承包合同书》对答辩人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

3.本案并不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上诉人前面称耒阳市大众出租车有限公司作为被挂靠人应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答辩人认为,车辆登记于耒阳市大众出租车有限公司名下,所有人应为耒阳市大众出租车有限公司而非上诉人伍永松。现上诉人伍永松又以《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其是车辆所有人没有过错不承担责任,其自身存在前后矛盾。本案可以确认的事实是,事故车辆实际使用和管理权为上诉人伍永松与徐如贵共同拥有,事故车辆实际运行利益燃油补贴亦由二人分享。故答辩人认为,本案并不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

综上所述,答辩人认为,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依法维持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耒阳太平洋财险公司、耒阳市公路管理局、伍永松全部上诉请求。

此致

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答辩人: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五日

 


Powered by 吴安成律师网 ©2008-2018 www.wuanchenglawyer.com

法律咨询热线

189-7541-4797

在线客服